公司动态

在下面等了足足有一个多钟头

在下面等了足足有一个多钟头,郝天诚几次问我,秦兵为什么不下来?我只有好言好语解释,心里焦急万分,表面却表现的轻松镇定。心想,他一定跟郗金卫联系不上,可也不能就这样耗着、僵持着,让我在下面坐的好辛苦。秦兵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怎么把他们带到报社来了,这影响多不好?”我心想,本来不算是啥好事儿,哪可能有好的影响!不叫他们来这儿,让他们去那儿,不给你压力你还以为我每天催你责怪你都是假的!我就是直接让他们到这儿来的!你也有点紧迫感吧!我忽然感觉这仿佛有些对不起同学朋友,可转念想想,他还算是我的朋友吗?以前算是,现在已经不是了。我们现在只有经济纠纷上的关系!    
    迎着郝天诚走过去,他说他在上面联系郗金卫打了无数次手机也没有联系上,又找了郗的办公电话,他已经搬走了,家里又没有人接,所以请郝哥再耐心等一会儿,他会再找相关的人联系!并再次说出三个月期限的话,让人家别急。我简直没法去阻拦,他已经让人家也知道了我同学脑子的“厉害”!郝天诚有一种被愚弄的激愤和无奈,苦笑着责问他到底承诺几个月!我掏出那份复印件让他看,他才弃暗投明,含含糊糊地说:“那我可能记错了,我原来记得是三个月,因为郗老师一直给我说三个月,怎么会变成两个月啦?”他装着有些莫名其妙又轻松自然的样子来掩饰。把军区、派出所和公安局的情况也给郝天诚讲了一遍,我听着也不知是真是假了!那天他给我说是这些机关中的人参与了操作的事情,今天又说那个派出所所长的儿子也是这样上这个学校,我自信我可以听懂他的迷踪话,现在才发现他的迷踪话在飞速地进步,我的听力是跟不上了。郝天诚也不再听他这样解释,也不同意他又提出三个月解决问题的方法,只要求今天退钱,秦兵说钱交到了郗金卫那里,让郝哥宽限些时日,郝天诚哪里愿意。秦兵却借口打电话又上楼去了。    
    直到吃中午饭,秦兵也未露面,只是打电话让我陪他们几个先吃饭,说稍后他会赶到饭店里去找我们。我想,我从来也没请过郝天诚他们,今天就破破费吧!只是今非昔比了,就找了一家不大的小酒店里吃饭。席间,郝天诚也了解到我和文局长认识的经过,又气愤起来。说:“不是因为文朝轩也不会走到这一步,假如今天退不了钱,又给郝兵办不了军籍的事情,非把这事闹大不行,包括文朝轩也一同列入被告席!”我劝他消消气儿,说:“大家都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,而且内心里谁都愿意把这事儿办好!情况变了,被人欺骗了,解决实际问题重要!”这也是我真心的想法,出现了问题,只有在现实的情况下把事情用最好最妥善的办法解决,免伤和气!我当然怕他真正闹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