产品

 “给您星野君也添了麻烦。”

 
  “好好。下一步的事下一步考虑不迟,这也是健全的想法。”星野说。
  “好好听着,星野小子!神只存在于人的意识之中。特别是在日本,好坏另当别论,总之神是圆融无碍的。举个证据:战前是神的天皇在接到占领军司令官道格拉斯·麦克阿瑟将军‘不得再是神’的指示后,就改口说‘是的,我是普通人’,一九四六年以后再也不是神了。日本的神是可以这样调整的,叼着便宜烟管戴着太阳镜的美国大兵稍稍指示一下就马上摇身一变,简直是超后现代的东西。以为有即有,以为没有即没有,用不着一一顾虑那玩意儿。”
  “好了,并不是说已对你签发了逮捕证,也没有下令通缉。是吧?”
  “好了,快去快回。”
  “好了,快停下来,快把它拔出去!”
  “好了,四国到了,中田!”
  “好了,听着,话还没完。”大岛往我这边斜了一眼,“他让野方商业街下起了沙丁鱼和竹荚鱼,起码前一天曾向警察预言说将有大量的鱼自天而降。”
  “好了,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吧?”星野问。
  “好了好了,”叫乌鸦的少年说,“你需要那笔钱,非常需要,并且弄到了手。明借、暗借、偷……怎么都无所谓,反正是你父亲的钱。有了那笔钱,眼下总过得去。问题是,四十万元也好多少也好,花光了你打算怎么办?口袋里的钱,总不能像树林里的蘑菇那样自然繁殖。你要有吃的东西,要有睡的地方。钱一忽儿就没了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”星野说,“长话我听不来。反正你是因为这个那个的离开了中野区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明白了。别那么激动嘛,小小开个玩笑罢了。可是老伯,干嘛那么风风火火地非离开这里不可?让人家慢慢吃顿早饭不行?肚子饿得够呛。再说中田睡得正沉,叫他也不可能马上睁开眼睛……”
  “好了好了,明白了。不过是依照Dramaturgie使物质必然性地移动一下。”
  “好了好了,手册和圆珠笔一样不少。”
  “好咧,人说地狱吃烧饼绝处逢生,那就再来一次。看我让你利利索索翻过身去!”
  “好难的问题。”他说。
  “好气派的建筑物啊!”星野从旁边插嘴道,因为提起桥来中田又会絮叨个没完。
  “好气派的建筑物啊。”我说。
  “好诗多少都是这个样子的。假如不能在那里的语句与读者之间找出预言性隧道,那么作为诗的功能也就无从谈起。”
  “好天气持续不下去?”
  “好像进入了你的体内。”我说。
  “好像可以理解。无论什么都需要一个顶点。”星野说。
  “好像没睡足似的。”他说。
  “好像没有明显进展。至少近来报纸上几乎没有关于案件的消息,除去文艺栏像模像样的追悼报道。估计搜查进了死胡同。遗憾的是,日本警察的破案率每况愈下,和股票行情不相上下,居然连去向不明的死者儿子都找不出来。”
  “喝了毒药以后,顺便把盘子也吃下去。”
  “嗬!”
  “嗬!”星野趴着喝了口茶,咯嘣咯嘣地吃从小超市买来的柿籽,“是吗,你死了三个星期?”
  “嗬!”星野钦佩起来,“喂喂,站着说话累,不进里边来,土罗君?”
  “嗬!”星野说,“懂还是不太懂,总之你不是人不是神不是佛喽。”
  “嗬!”星野说,“也罢。之后中田就像冬眠似的呼呼睡个没完没了。石头还在这里。差不多该还给神社了吧?擅自搬了出来,担心报应。”
  “嗬,”小伙子眯缝起眼睛,“也罢。又不是我拿,老伯请便。”
  “嗬,”星野感叹道,“是么,不认字?这在现如今可是奇事一桩了。也罢,我吃烤鱼煎蛋,一样的可以?”
  “嗬,”星野说,“难怪。老伯是皮条客,所以才这副打扮。”
  “嗬,老伯,你鼻子好使。”星野说,“我有点儿鼻炎,闻味儿闻不来。”
  “嗬,了不起。”女服务员钦佩地说,“对了,今天您准备做什么呢?”
上一篇:杜康原窖系列-原窖珍藏青坛酒 下一篇:没有了